12月10日,在教育部召开2020年“收官”系列第四场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俞伟跃明确表示,教育部对“杜绝将学生作业变成家长作业”的态度是一贯的、坚决的,对于违反有关规定,特别是布置惩罚性作业、要求家长完成或批改作业等明令禁止的行为,发现一起,严处一起。

  “目前,像辽宁、山西、长沙等地都陆续出台了关于规范作业管理的一些意见,都取得了很好的成效。”俞伟跃指出,下一步,教育部将从健全作业布置机制、提升作业质量和加强日常监管三个方面切实落实好作业的管理工作。

  事实上,早在2018年,成都就明确提出了“教师应认真批改作业,不得要求家长批改、检查教师布置的作业并签字”的要求,一线老师们也都对此各有心得。

▲“杜绝将学生作业变成家长作业”,成都三年前就有相关规定
  成都曾发指导意见:

  小学一二年级不得布置书面家庭作业

  2018年1月,成都印发《成都市教育局关于切实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教师应认真批改作业,不得要求家长批改、检查教师布置的作业并签字。”

  不仅如此,《指导意见》还对作业管理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各区(市)县教育行政部门要指导学校建立作业调研、调控及年级作业集体设计等制度。各学校要将作业量控制纳入学校常规管理,明确作业研发、审核、总量控制等环节的责任人,积极推行精选分层等作业布置改革,建立分年级、分班各学科作业量、学生完成作业时间的统筹和公布制度。

  小学一二年级不得布置书面家庭作业,其余年级书面家庭作业总量每天不超过1小时。初中学生每天书面家庭作业总量应控制在1.5小时以内。鼓励布置弹性作业、体育锻炼等。

  严禁布置惩罚性作业,不得将家庭作业变成家长作业。应要求学生抄写所布置的作业项目。鼓励教师布置重在促进运用与学生自我体验的实践性作业。

  如今,三年过去,政策落地效果怎么样?老师们现在都是怎么在布置作业呢?

  川大附小教师贺婧:

  布置作业会兼顾难度、总量、方式和丰富性

  对于是否会让家长检查批改孩子的作业,川大附小教师贺婧表示,小学低年级的孩子,尤其是一年级的小朋友,他们刚刚从幼儿园进入小学生活,作业完成的习惯还在养成中,而这个养成的过程需要家校共同努力,因此一般会请家长跟进监督孩子的作业是否完成。当然,这不同于“批改作业”,并不是要家长纠正孩子作业中的错误。在中高年级,她也会视孩子的具体情况而定,例如个别孩子在成长中某一段特殊的时期,可能也需要家长跟进作业是否完成,与学校一起来矫正孩子的行为。

  在家校共育中,贺婧也会布置一些“亲子作业”,但是她强调一定要把握度,不能让其变成“家长作业”。例如低年级的孩子不会整理自己的书包、收拾自己的书桌,她可能就会布置以“整理”为主题的系列亲子作业:整理书包、整理鞋柜、整理书橱、整理房间……让孩子和父母在共同的家庭劳动中,共创整洁的家庭环境,增进家庭成员间的关系,教会孩子自理能力。“每一次活动的推出,我们都会遵循孩子的年龄特点,循序渐进,不给家长增加额外的负担,在这个过程中,孩子和父母一样都是主角,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关于作业如何布置才更合理?贺婧说,她作为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一是会考虑作业的难度,以中等水平的学生能轻松完成,稍稍滞后的孩子努努力也能完成为度;二会考虑作业的总量,综合当天授课的学科多少,来平衡孩子作业的总量。现在每个学校都有延时服务,要争取绝大多数孩子的作业在校完成,个别动作实在慢的孩子,回家也所剩不多;三会注意作业内容的丰富性,如果每天布置的作业都是千篇一律的抄抄写写,那孩子会索然无味,这就需要老师深度解析教材,精心备课,为孩子们准备内涵丰富的导学单,促进孩子们创意完成作业;四会注意布置作业的方式要实时更新,让孩子们喜欢老师的作业,在这些新奇的作业里体验成功的喜悦。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