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没人了吗?”12月9日下午4点左右,成都驷马桥中医文化广场一角,站着聂玉珊和1米外穿着“红马甲”的同事。就在几个小时前的早上8点,这里还看不到队伍的尾巴。广场中央是金牛区规定的核酸检测地点之一。从8日下午开始,到这里排队检测的人几乎没有停过,聂玉珊和她的同事们也只是在凌晨轮换着休息了两个小时。

  这个时候,队伍另一头的郭师傅也“偷”得半刻闲,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摘下口罩,抽了支烟放松一下,“站了一天咯。”他今年62岁,早上院落自治组的人一声吆喝,他便穿上黄色的“金牛志愿者”小马甲,来到广场维持秩序和接受咨询,用他的话说:自己退休了,“过来帮着分担一下。”

  9日早上8点前后开始,检测队伍的人走过郭师傅身边,又从聂玉珊身边走过,再往里是身穿“蓝马甲”、白大褂的工作人员登记资料,最终面对“防护服”们采集咽拭子。

  工作人员介绍,两天中已有逾万人在这里接受核酸检测。“我们的希望就是,大家的检查结果都是阴性,这样就放心了。”聂玉珊的同事笑着说道。

↑检测排队现场。
  “黄马甲”郭师傅:年初守护院落,现在守护社区

  郭师傅大名郭晴,大家都喊他郭师傅。9日下午遇见他的时候,郭师傅正站在驷马桥中医文化广场外,朝警戒线里排队的人喊话“跟上”。往前是广场的入口,广场中央是金牛区规定的核酸检测地点之一。从8日下午开始,到这里排队检测的人几乎没有停过。郭师傅身上披一件黄色小马甲,背后写着“金牛志愿者”。他的工作是负责维持秩序,也要接受排队人的咨询。

↑郭师傅在维持秩序。
  9日下午2点过,排队检测的队伍已经不够围绕广场一圈。郭师傅指着100多米外树蓓街和三友路的路口说,早上人都排到那里去了,那个长度更像8日下午的队伍。郭师傅8日没有来这里,“我守我们院落了。”郭师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防疫要求,现在进小区要严格登记,所以他又干起了年初时做的活,“那会我们两班倒,守院落大门,做了两个月。”

  8日,他看院落对面的城中汇小区在搞核酸检测,“人也很多。”直到晚上11点后,他趁着人少也排队做了个检测,“结果还没出。做了检测自己也放心点。”和记者说不了几句话,郭师傅又忙起来,队伍里有人来跟他咨询问题。“扫那个二维码登记信息。”他指着沿路张贴的二维码说道:“不会扫码的话,凭身份证到前面也可以。”

  鸭舌帽下露出斑白的鬓角,“我今年62岁。”郭师傅说,院落里多是退休老人,他也退休了,还是想着给院落、社区分担一下工作。9日早上院落自治组的喊了一声,“我就来了。”

  来核酸检测点帮忙,全副武装的防护服近在咫尺,心里会紧张吗?对此,郭师傅有些无所谓:“没得啥子的,其实我父母还有很多亲友,包括我自己,原来都是在医院工作的。”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