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新网四川新闻

  中新网四川新闻11月13日电 (吴林静 徐杨祎)近日发布的一份排名,又将成都置于关注的焦点。

  11月6日,城市品牌建设论坛在上海召开,参考消息报社发布了《中国城市海外影响力分析报告》——在全国GDP排名前十的城市中,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成都的海外影响力居于前五,而在海外品牌塑造及传播力排行榜中,成都高居榜首。

  “海外影响力全国第五,海外品牌推广全国第一”,凭什么是成都?

  说实话,记者一点儿也不惊讶。一方面,作为城市观察者,这几年见证了包括成都在内的多个内陆城市声名鹊起,另一方面,这个排名与大数据的统计结果不谋而合。

  在大众认知里,北上广深是城市中心,但基于百度人口流动的大数据统计,可以观察到一些很有意思且与印象中不太一样的趋势。北上广深依然保持中心城市地位,而成都则成为我国人口流动和聚集的城市中心之一。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人气正在成都聚集,人流的中心,自然也是物流、资金流的聚集地。当我们说中国市场大的时候,首先说的是人,然后说的是这些人有购买力,有购买力的人流就形成了有支付能力的需求,就形成了市场。以此衡量,成都已成为国内经济大循环的中心节点之一。

城市网络体系密度——密度增加,城市间关联度加强。每经 供图
  上图反映的是城市网络体系。何种要素造就了城市和城市网络?众所周知,城市是创造新财富、刺激发展的基础经济实体,但城市本身并不创造经济;经济参与者、各类资源要素才塑造出城市的功能和地位,将城市链入网络。

  统计显示,成都在中国城市网络体系密度排序中名列前茅,城市关联度也在加强,与北上广深并列第一梯队,位居第四。

  显然,一座城市的国际影响力,是一个复杂而深刻的问题,不是GDP、人口、房价等几个数字指标足以囊括。

  可以看到的是,当多项国家战略在这座城市叠加,世界看她的眼光不一样了,她承担的责任也不一样了。

  城市知名度的跃升

成都城市夜景。每经 供图
  如果说单份排名可能有失偏颇,当多份排名都指向成都的能级跃升,就不得不注意到这个偏居中国西南一隅的“后起之秀”了。

  2018年,被誉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发布《2018全球大都市监测报告》,评估了过去几年全球300个大都市的总体表现。成都以人均GDP增长率7.2%和就业增长率5.9%的成绩,排名全球第三,在中国所有上榜城市中排名第一。

  观察全球化与世界城市(GaWC)研究网络编制的全球城市分级排名《世界城市名册》,更是能发现中国城市走向世界的脉络。

  2016年,成都连升4级至Beta-,首度入围全球百强城市,被外界形容为排名“暴力拉升”,而受到广泛关注。2018年,成都再度跃升2级至Beta+,同级别的城市包括波士顿、特拉维夫、哥本哈根等。2020年,成都第三次跃升,居全球第59名,距离Alpha级别又近一步。

  英国城市规划大师彼得·霍尔与GaWC副主任凯瑟·佩恩合著的《多中心的大都市》一书中指出,若将全世界的城市置于一个体系当中,Alpha级别城市就是位于最顶层的“全球城市”,其拥有500万以上人口,实际管理2000万或更多人口,同时服务于极大的全球区域。

  GaWC副主任本·德拉德曾表示,在全球范围内,成都已经成为排名上升幅度最大的城市。什么意思?意味着成都在全球化经济中的影响力与融入度,实现了质的飞跃。

成都城市夜景。张建 供图
  近两年,成都在国际权威榜单中的表现愈加亮眼。

  去年上半年,世界领先的体育市场情报服务商Sportcal发布全球赛事影响力(GSI)榜单,成都排名第28,入围TOP30。

  下半年,美国独立经济智库米尔肯研究所发布2019年度“中国最佳表现城市”报告。成都再获“中国最佳表现城市”称号,5年内第三次“登顶”。

  还有“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新一线城市排行榜”等国内主流媒体的评比中,成都也持续蝉联榜首。

  无论国内还是海外,成都的美誉度和影响力都有显著提升。换言之,努力向上的成都,被世界看见了。

  城市美誉度的攀升

  “被看见”,是多少城市求而不得的东西。

  城市知名度是非常重要的一种资产,是一种品牌价值。旅游、消费、投资,以及人才、生产要素,从全球纷至沓来——这是城市打造品牌价值的根本逻辑——以此撬动优质资源要素的再分配。

  那么,成都因什么而知名,被看见的又是什么?

  从媒体策划的城市概念“第四城”,到张艺谋那句著名的“成都,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再到拥有千万级人口的特大城市许诺“雪山下的公园城市”。这个世纪走过的20年里,成都被世人津津乐道的都是她的生活之美。

  在11月6日的城市品牌建设(上海)论坛上,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院长助理林玮分析,一种代表成都独特生活方式的“成都style”愈加成为外界认知成都的标签,而这也更加能够代表中国对外的多元化形象。

成都城市美誉度不断攀升。每经 供图
  林玮认为,如今城市品牌需要的是一种“整体生活形象的向外传递”。在利用IP、LOGO、吉祥物等具象化方式、利用物产和风景等具物化方式进行传播的基础上,城市开始探索用“具身化”的方式来感染受众。城市中活色生香的一面更能打动人,在成都,这可能就是辣味,是采耳,是滚灯,是在空中回荡的成都方言。

  去年,知名的英国生活方式杂志《Monocle》将品质生活论坛落在成都。其董事长、总编辑Tyler Brule反复强调,随着互联网更加快速地改造人与城市的关系,那些代表着先进知识经济的“世界游民”不再需要在公司附近生活,相反,那些具有独特生活气息、能够提供品质生活的城市将成为他们的下一个“首选地”。

  成都一直在传递生活艺术美学。这是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之后的一个重要方向:怎么让生活变得更好。

  就在今年7月,一则名为《有一种生活美学叫成都》的短视频出现在新加坡社交平台上,迄今其播放时长已超过一万小时,关注和转发量超100万次。国际著名旅游杂志《孤独星球》对此评价,成都正在定义城市“新美学”。

五岔子大桥成为成都又一“网红打卡地”。吴林静 供图
  城市可以复制,时尚可以追赶,财富可以积累,而生活方式却有着独一无二的城市竞争力。

  所以,当成都成为“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城市”首倡地,也是“公园城市”的首提地,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在成都的蓝图里,公园城市是市民“可进入”的生活场景,是城市未来美好生活的体验空间。

  今年初,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明确提出,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使成渝地区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改革开放新高地、高品质生活宜居地。

  城市吸引力的上升

成都城市发展蕴藏着强大的动力。每经 供图
  成都的独特魅力之所以能被世界看见,其原因是成都看懂了塑造影响力和竞争力的城市发展逻辑。比如开放,多个内陆城市提出建设国际门户枢纽城市,成都侧重于练就“门户”功能,打造内外双循环的枢纽。这不是建个机场、修个火车站那么简单,而是要形成以成都为枢纽的全球供应链体系。

  定位于国内大循环战略腹地和国际大循环门户枢纽,成都树立了“全球思维”——企业引进要求全球配送能力,平台构建要求全球要素交易,城市协作瞄准世界范围内与成都有合作愿望的对象,供应链调整也是在全球寻找最适配的产品和最适宜的市场。

  再比如创新,成都把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作为推动城市转型的战略抉择,不断推进制度创新,优化营商环境,转变发展方式。这座城市也在创新转型,自今年3月起,成都每月发布100个新产品、100个新场景,以“场景营城、产品赋能”为主线,为企业提供新机会、为市民创造新体验。

  又比如消费,成都创新打造、8大消费场景,拓展“买全球卖全球”国际消费网络,瞄准“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持续发力。这个定位,既包含链接全球、贯通世界的“国际”之意,又富有市井烟火、时尚前沿的“消费”之味,更蕴含流量枢纽、要素汇聚的“中心”之义。

  用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的话说,随着对外影响力不断扩大,这座有着消费、休闲、娱乐基因的城市,将在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中占有一席之地。

众多国际知名品牌纷纷落户成都,成都瞄准“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持续发力。吴林静 供图
  修炼内功、提升内涵,是成都近几年的发展重点,也为其不断跃升的国际影响力、吸引力提供着支撑。这一切,凝练成了“创新创造、优雅时尚、乐观包容、友善公益”的天府文化。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刘守英认为,当我国城镇化走过60%的进程,城市的骨架已经搭好。接下来,城市进入急剧分化的时代。若城市继续注重物质形态,空有宽马路、大广场、商品房,将遇到发展瓶颈;若城市注入丰富内涵,汇聚创新要素,实现产业升级,才可能在大浪淘沙中张开发展的“双翼”。

  人们对生活的城市有了期许,而人的流向又决定着城市的去向。深谙此道的成都,正在回归城市的本质——营造一个人流、知识、文化、思想、创新集聚的地方。(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