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来采样点检测的人越来越少。肖红梅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摘下护目镜——上面都是呼吸产生的的雾水,接着就像在沙发上一样仰倒,闭上眼睛,好像睡着了。

  她是一名产科的助产士,与同事们来了郫都区五天四夜,为居民做核酸检测采样。从昨晚到今天凌晨,他们一共采样了3600人,今天白天又采样了1600人。

  肖红梅说,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12月8日来的那天穿的,一直没换。她也惦记家里的炖排骨:自己很少下厨,7日那天做了排骨,第二天就来了郫都区。

  这次在郫都做采样,肖红梅心里也存下了不少温暖的回忆:邀请她们去免费吃串串的老板,送猪蹄的大姐,免费提供房间休息的酒店,还有领穿着防护服的她们去家里用卫生间的大爷……

  12日下午,和其他检测点位上一样,到他们检测点排队检测的人渐渐稀少。午饭时,大家“偷空”合了张影,一起喊:“雄起!”

  第一天

  采样到凌晨,忙到忘记吃午餐

  肖红梅,在12月7日那天给自己做了一个炖排骨,“就是突然想炖点汤喝。”按照她的计划,第二天下了班回去可以喝。但8号早上还在去四川锦欣妇女儿童医院上班的路上,她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通知去急诊科紧急集合”,她和另外17名同事要准备去郫都区。

  根据卫健部门的通报,12月7日郫都区新增一例确诊病例,12月8日0-6时,新增3例确诊病例。

  大约10分钟以后,肖红梅到了集合点,她看到有同事早餐还在手里,“然后就扔了,因为我们要穿防护服上大巴,不方便吃东西,而且穿防护服也要尽量避免喝水,少上厕所。”直到上了车,肖红梅才腾出手来给家人报告,父母担心,她向家人保证,自己会做好防护。

12月8日,肖红梅去郫都区时发的朋友圈
  年初,武汉发生新冠肺炎疫情的时候,肖红梅曾写过请愿书,要求去支援,“后来没安排上。”那之后,她在医院一直做核酸检测采样工作。

  12月7日约10点,大巴停在郫都区一个小区外。更早过去的同事被肖红梅称作“第一梯队”,在那里双方交接。在郫都区的工作,从这个点开始了。

  工作一开始就到了下午3点,这时大家才想起来:午饭还没有吃。这时候他们正在郫都区的一处夜市,“正好旁边有个面包店的女士看到了,她先送来20个面包,后面又送来10个。”

  忙碌中,肖红梅想起来了假期。就在之前不久,她刚刚休完假。肖红梅解释,她和同事休的假,其实是因为疫情耽误的年初春节以及其他的假期。

  在夜市的检测采样一直持续到9日凌晨的2点过,脱掉防护服后,肖红梅习惯给手机也消一消毒。这时候她才有时间来看手机,“一堆未读信息,挨个回复。”都是朋友亲人的关心——她感觉好像和亲人不在一个时区,回复的未读信息里,只有还在上夜班的同事即时来了消息。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