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在线记者 陈婷

  12月7日,成都市郫都区发现新冠疫情,目前,疫情防控工作已取得阶段性初步成效,但后续防控任务仍然艰巨繁重,还有不少硬仗要打。

  自年初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到目前为止,作为公共卫生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省各级疾控机构的服务能力在抗疫过程中经受住了考验。

  但是,四川省政协委员们也听到了来自公众的一些质疑声音:2003年“非典”以后,党和政府投入巨大人力物力财力对疾控体系进行了强化,为什么这次还是没能发挥理想作用?今后再遇到类似疫情,是否还会重蹈覆辙?

  带着问题,从今年4月开始,省政协医卫体育委员会成员在省政协副主席王正荣带领下,会同省卫生健康委等部门,先后赴省疾控中心以及成都、泸州、广元、乐山、雅安等市,就“我省疾控机构服务能力情况”开展重点视察。近日,省政协医卫体育委员会主任姜怡向省政协主席会议通报了视察情况。

  现状,让参与视察的省政协委员们既喜且忧:

  一方面,拥有全球第一支国际最高级别非军方国际应急医疗队;另一方面,全省至今无一个投入使用的三级安全实验室(即P3实验室)。

  一方面,近年来成功处置了全球首例H5N6疫情、甲型H1N1流感疫情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300余起;另一方面,包括省疾控中心在内,全省206家疾控机构中有83个人均建筑面积没有达到国家标准,具备新冠核酸检测能力的只有3成左右。

  “委员们普遍认为,‘预防为主’方针落实不力,医防脱节,协同不畅,这些问题和短板制约了重大疫情防控能力和公共卫生应急能力进一步提升。”省政协医卫体育委员会主任姜怡说。

  委员们看到,医疗卫生机构公共卫生职能在弱化:全省设置传染科(病区)的综合医院仅134家、床位4764张,难以满足重大突发公共卫生应急需求;在一些地方,医院对应该配合疾控机构开展的工作不重视,院感科、发热门诊等人员和设备配备不足,“哨点”缺位、失位现象比较突出。

  委员们看到,疾控人员临床能力欠缺。作为医务工作者,疾控机构的公共卫生执业医师没有处方权,也没有执业平台,长期脱离临床实践,让他们普遍存在“知识盲区”和“本领恐慌”。

  委员们还看到,各级疾控机构所应用的信息系统与其他公卫系统、医院信息平台无法实现互联互通,健康数据综合利用效率不高。

  “我省应抢抓‘十四五’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重要机遇期,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大力推进疾病预防空能能力和体系的现代化。”参与视察的四川省政协委员们大声疾呼。

  针对视察发现的问题,委员们提出了三条对策建议:

  ——深化改革,赋权明责,解决疾控“能干事”的问题。应严格落实“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工作方针,把疾控体制机制改革有机结合到整体的医改中,把疾控机构作为政府重要公共安全部门进行管理,进一步明确不同层级疾控机构的职能定位,可探索由市级疾控中心统筹管理辖区内县级疾控中心。

  ——优化结构、完善激励,解决疾控事业“有人干”的问题。严格按照《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编制标准实施意见》核定人员编制,实行动态管理,逐步化解人员结构老化、素质偏低等问题。切实提高疾控机构收入水平,推行疾控技工职员等级晋升制度改革,允许疾控机构科研经费参照大学或科研机构进行管理。

  ——平战结合,提升水平,解决疾控工作“能干好”的问题。落实医疗机构公共卫生责任,建立公共卫生医师与临床医师互转的机制与程序。建立更加稳定的公共卫生事业投入机制,加快疾控机构基础设施、技术能力和标准化建设。立足“预而不用”“用时足够”,建设、储备一批传染病医院或公卫临床中心,并出台专门政策保证其日常运行发展。

  “委员们认为,应当围绕‘早发现、早报告、早处置’的目标,形成以疾控为中心,临床医疗机构、科研机构间信息、资源共享的联动机制。同时,省上也要高度重视和防止各地公卫中心建设‘村村点火’趋势,加大统筹规划力度,避免资源浪费。”姜怡说。